在最美的时候遇见你——蓝色土耳其(4)精

7月14日

 

要赶早班飞机,一个兵荒马乱的早晨。

 

领导总是比较辛苦,所以,当茄妈五点四十分收拾停当,交出拉莲客栈精致的钥匙串时,团长写的留言已经赫然在目:


 

 

老板娘给我们打包好了早餐,每人一个三明治,再加四大盒果汁。可那个预订的司机不太靠谱,说好六点来接的,都六点二十了还不见踪影。老板打了两个电话去催,总算是到了。沿着两天前的路返回机场,看清楚了,上回那些黑乎乎的地方果然是海,蔚蓝色的大海,太 阳还没有升起,海面一片平静,海鸥已经成群结队地在水上掠过了。

 

当司机停下时,良爸第一个发现不对,原来他把我们拉到了国际出发的地方,估计看我们一堆外国人,想当然地认为肯定是要回国了吧?而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卡帕多奇亚。司机不谙英语,沟通半天,大致理解了,调头,重新开一圈,紧赶慢赶的,总算是没误了飞机。

 

在机场,遇到了携程安排的地接导游美丽,她和我们坐同一班飞机。

 

土航的飞机有两大不习惯,一是当初买机票的时候就发现的:居然不登记护照号码,只填写一个名字就可以。到机场办理登机牌时也一样,只核对姓名,感觉你要是换个名字写出来差不太多的,绝对也让你上飞机;二是若大一张登机牌,到上飞机时地勤撕走的是大的那半张,留给你一小块,自己去保管好吧。

 

伊斯坦布尔的机场安检很严,从进门到上飞机,所有行李和乘客都要经三道安检,除了托运的行李要贴上行李票,手提行李也要贴票,甚至连贴身携带的小包也不例外。良良同学在第二道安检时又出了岔子,说是在他的背包里藏着危险品。经过翻捡,原来是一把叉子。茄妈很晕厥,你到土耳其来,要随身带把叉子干什么啊?良妈抱怨:“不谈了,他的包是他自己理的,里面尽是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从上海出来的时候查出来里面有把圆规,他说是带着准备空的时候做作业;昨晚给他拿换洗衣服,发现一件白T恤上面全是一滩滩的蓝色,原来他还在包里放了瓶墨水,说是要写钢楷;这把叉子天晓得又是什么理由放里面的。我倒不相信了,在上海暑假都放了半个月了,也没见他做过啥作业,钢楷更是一个字也没写过,跑土耳其他会写?鬼信啊!”

 

事实证明,出门还会做作业的,除了天天以外再无旁人,良同学带圆规、带墨水,好象是带给鬼看咯:)

 

卡帕很近,一小时就到了:

 

 



 

 

机场极小,估计一天也就那么几班飞机吧,本来就只是旅游胜地,除了游客应该没有什么其它人了:

 



 

 

在这个小小的机场里,第一次看到中文,估计这是中国游客比较喜欢的景点之一:

 

 


 

 

将陪伴我们六天的大巴,25座空调带WIFI,很新很舒适,司机一直到后面几天才有照片:

 




 

 

 

我们的导游,中文名字叫美丽,个头很娇小,但五官很耐看,属于越看越美丽的那种类型:

 

 



 

 

从这一天起,茄妈深深地感受到了跟团与自助旅游的不同之处,并不是说跟团一定会有不愉快的经历,一定会有被迫去购物点的无奈,也不是说跟团就一定要起早贪黑,吃不好睡不香,事实上,我们这个自己组合的独立小团每天都至少能睡到七点起床,大多数时候是八点,而晚上通常四、五点钟就到酒店休息了,唯一去的一个购物点还是我们自己强烈要求的,大家与导游司机都相处愉快,最后甚至难分难舍。但是跟团与自助还是不同的,不同在于所有的行程都已经安排好,去哪里游玩、去哪里吃饭、在哪里睡觉,都按部就班有人熟门熟路地带着你去,所有的事情都不需要你操心,于是,你收拾起所有的心情与感觉器官,一心一意地放松于景点的浏览,却少了过程的体验。难怪会有人总结出“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话来。两者各有各的利弊,跟团少操心多享受,但因为少了一份参与就欠缺了深层次的体验,自助劳心劳力,有时候还会花冤枉钱走冤枉路,但这些意料之外的情节也为旅途增加了很多的乐趣。所以,很难说哪个好哪个不好,在保证我们独立成团,并且维持象土耳其这次旅游接待标准的前提下,茄妈倒是觉得象现在这样的半自助是最好的,既有小乐趣,又无大辛苦。

 

每天上车,美丽都会给我们介绍一些土耳其的人文地理知识。第一天讲的是卡帕独特的气候、地貌与成因,因为前一晚看世界杯睡下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早晨五点半又被迫爬起来,所以大小男人们都眼皮瞌睡,美丽也讲得没劲。茄妈虽然努力在听,但现在除了火山地貌以及这里只出产小麦与葡萄,是个标准的旅游大区之外,啥也不记得了。

 

好在第一站景点很提精神:卡伊马克勒地下城。

 

 



 

 

卡帕多奇亚的穴居历史并不是一代人、几代人所成就的,按茄妈的理解,这应该也不仅仅是传说中基督徒为了躲避宗*(教*()方面的迫*(),或是普通百姓为了躲避战乱而被迫选择的一种居住方式  也许象卡伊马克勒地下城这样的建筑的确是与战争相关,但后来我们所居住的洞穴酒店、午餐的洞穴餐厅这种,也是在原有洞穴的基础上改扩建的,它们的地理位置与建造方式就绝对不仅仅是为了躲避战乱而临时建造的隐蔽之所了,反倒更象中国西北部人民所建造的那种窑洞。于是,茄妈大胆猜测,应该是这里火山岩体比较松软的地貌方便开凿,再加上要应对干燥的大陆性气候,这里的居民才选择了穴居这种既方便又舒适的房屋居住方式吧?

 

不过,卡伊马克勒地下城应该是属于为抵御入侵而造的:狭窄而迂回的通道只容一人进出:

 

 



 

 

地窖的主要空间都是用来做粮食与水的储备,垂直开口的通气孔可以让地下数层仍然有新鲜的空气进出:

 



 

 

以及简陋的空间结构,利用杠杆原理才能推动的两吨多重的大圆石门,无不彰显着它的临时性与防御性功能:

 

 



 

 

在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居然还不忘记建造一个世界上最简单的教堂用于做礼拜,让人不得不感慨宗教的力量在很多时候真的是无坚不摧的。

 

 



 

 

出地下城,美丽看看时间还早,安排我们去一个临时加出来的地方:鸽子谷。在这里可以俯瞰卡帕奇特的地貌,远眺乌奇萨要塞,是一个绝对适合拍照的好地方:

 

 



 

 

也是在这个地方,茄妈生平第一次感到实在应该背个单反相机出来的,唯有单反才可能拍出俯瞰下去的壮观与层次。一行12个人里居然没有一台单反,连微单也没带一个,实在是此行最大的憾事:

 

 



 

 

在游记中看到过许多次的挂满恶魔眼的树:

 

 



 

 

这里有很多很多的鸽子,难怪叫鸽子谷。拍不出鸽子在这些仙人烟囱上飞翔盘桓的立体感,继续遗憾:

 

 



 

 

远望乌奇萨要塞:

 

 



 

 

拍好照片,继续前进,到要塞底下仔细看:

 

 



 

 

在一大片相对的平原上,有如此突起的一大个天然堡垒,而下面则是数个相连的巨岩洞穴社区,这个城堡够特别,也够险要:

 

 



 

 

参观完毕,去吃午餐。很惊喜,居然是个洞穴餐厅:

 

 



 

 

 

里面的环境可是一点儿也不差哦:

 


 

 

因知道今天 吃的是土耳其菜,更何况对于团餐的差劲所有人都有着足够的心理准备,但谁也没想到这团餐非常非常好。头道汤是某种豆类的糊糊,主菜是忌司烤茄子,主食装在瓦罐里,牛肉烧米饭!最后还有一道甜点!此外,还有面包和薄饼随意取用。每个人都觉得是意料之外的惊喜了:

 

 

好几天没有吃过正宗的米饭,元元对着盛饭的服务生拼命比划:“More! More! More rice!More beef!”说着,还拿双手在脑袋上竖起两个角来做出牛的样子叫:“哞,哞!”

 

所有人都笑晕,团长讪讪:“阿拉元元的英语总会在关键时刻突然爆发咯。”

 

茄妈开始发愁:要是团餐顿顿都这么好,我背了来的那么多方便面、咸蛋该怎么办啊?难不成再背回去?

 

蕃茄开始向天妈推销咸蛋:“我们家的咸蛋很好的,全是油!”

 

团长也开始发愁,因为他发现餐厅里还有专人在演奏,这样的餐饮服务,是不是要付小费呢?该付多少呢?和导游又不太熟,不好意思直接问她这个问题,愁啊!

 




 

 

这时候,元妈去上厕所了。上好回来汇报:“我看见餐厅门口有个牌子,上面写着‘携程特约商户’”。团长闻言大喜,再放眼纵观,发现周围在用餐的多半是中国的团队,不纠结了,决定:不付!理由是:中国人没有付小费的习惯,所以肯定不止我们一家不付,这家餐厅既然是以接待中国游客为主的,那么就应该习惯收不到小费了。习惯了么就好了,也没啥不好意思咯:)

 

下午参观的景点是格雷梅露天博物馆。卡帕是典型的内陆性干旱气候,白天在日照下非常炎热,头顶上的阳光加上地面几乎寸草不生的岩石反光,这种感觉有点象三年前的交河故城。美丽再三关照大家做好防晒工作,但真的走进去,感觉却还好,除非站在太阳底下,如果找到阴头,这里还是很凉快的:

 



 

 

前面站在鸽子谷俯瞰的时候,觉得这象外星球一样的地貌真是奇特,现在直接站在这些仙人烟囱的底下,忽然又有些熟悉,这样的东东应该也算石笋吧?在云南的石林也见过,只是岩石的颜色不同,石林的石头是灰黑色的,而这里是泛白的黄土色,所以感觉更加荒凉:

 




 

 

格雷梅的意思就“让你看不到”,基督徒在这里隐修、参悟、生活,过着近乎与世隔绝的生活。而格雷梅露天博物馆的主体说到底应该算是个神学院,圣徒保罗认为这里的地理环境适合训练传教士,于是陆陆续续在这里建立了神学院,盛名在外,基督徒纷纷从各地而来,相对封闭的环境保障了它的安全,从公元四世纪到九世纪这里是整个小亚西亚的基督教中心:

 

 



 

 

这些教堂、礼拜堂中最著名的有苹果教堂、纽扣教堂都不允许拍照,也不许大声说话,所以我们都戴上了耳麦,在露天的树荫下听完讲解后才能入内。博物馆入口处有讲解机出租,但仅有的几种语言里并没有中文,感觉土耳其的中国游客应该不多,所以除了老皇宫之外,其它地方的电子讲解机都没有中文版本:

 

 



 

 

那些有专人看着不允许拍照的教堂里壁画都很精美,应该说这得益于此间干燥的气候与洞穴里微弱的光线,否则绝对不可能历经这么多年仍然看上去很精致鲜艳。可还有很多无人监管的小教堂,估计就是普通的基督徒自己画了些习作,然后在里面做礼拜,那些壁画线条简单粗陋,就象小孩子随手的乱涂乱画,要穷尽你的想象力才能猜测出个大概来。

 

小朋友们最热衷的不是听讲解,也不是看壁画,他们喜欢的还是各种各样的洞:

 

 



 

 

然后还要对着洞内壁因为风化而发黑的玄武岩揣测:“这里是食堂,这里肯定是食堂!”,或者,对着洞内一个个圆坑比划:“这里是厕所,这里肯定是厕所!”

 

在他们的揣测之下,整个格雷梅博物馆一大半的空间不是厕所就是食堂,真真叫人晕厥。

 

最喜欢的就是停车场旁边的纽扣教堂,其中的湿壁画保存之完好,勾勒之精美令人叹为观止。可惜,不能拍照。而黑暗教堂另要购票入内,因为其间窗户少,里面光线昏暗,所以名为“黑暗教堂”,据说里面保留着满满的湿壁画,可惜坑子团长是绝对不会允许茄妈单独买票参观的:(

 

美丽给了我们两个半小时,元元和良良走完了全程,并对一间存在圣徒遗体的屋子发生浓烈兴趣。他们的讨论热点是这个死人到底有多高,讨论到最后恨不能自己也躺下来,和尸骨一较高下:)蕃茄同学嫌热怕累,只走了半程,和茄爸一起躲在半途的树荫下乘凉。也许对于还没有建立起自己完整世界观的孩子来说,看这样的宗教遗迹的确是件挺无聊的事情吧?

 

 




 

 

出景点之前,大家都去上了个厕所,原因是:团长说景点里上厕所不要钱,不上白不上,汗!后遗症是后来每次美丽跟我们说这里的厕所在哪里,孩子们都要问“收不收费?”,再到后来,美丽直接就说“这里有个免费的厕所,你们有需要快去上吧”:)土国所有的厕所,无论收不收费都干净整洁,香氛缭绕,有免费的手纸、洗手液、烘干机,有的还有一次性座垫。茄妈不由得感慨:“如果你上过中国的厕所,估计全世界十分之九的厕所在你眼中都会惊若天国。”蕃茄补充:“如果你敢吃中国的食物,估计全世界十分之九国家的食物在你眼中都会放心百分百。”

 

孩子们每个拿了杯鲜榨的橙汁,心满意足地上车回酒店了。

 

这是让所有人都惊喜到极点的酒店。到卡帕,通常都会选择入住特色洞穴酒店,但看游记上都说这样的酒店条件比较简陋,绝对不能以常规酒店的标准来衡量。所以出发前,茄妈只与携程核实了每间客房都有独立的卫生设备,便觉得一切OK了。也正因为此,每个人对于卡帕这晚的住宿条件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当汽车把我们载到这样的洞穴酒店面前时,谁也没有想到接下来的会是如此巨大的惊喜:



 

 

大堂极小极简单,每家分好钥匙去各自的房间。钥匙有两把,美丽说一把是房间的,还有一把是公园的。搞不懂什么叫“公园”,更想不明白既然是公园为什么还要上锁呢?等来到我们的客房前才理解“公园”指的是房子前面的院子。我们和元元家是左邻右舍,共享一个院子。这是院门,怎么样,标准的“柴扉”吧?所以这一刻,还是没有觉得任何意外:

 

 

 

 

 

院子够大也够土,感觉这钥匙是形同虚设的,真有心想进来,双手一撑隔壁的矮墙就过来了呗。而茄妈和元妈很开心:这下有地方晒衣服了!

 




 

 

两个妈正在院子里比划应该从哪里到哪里拉一根绳子,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晾呐,两个娃已经在房间里大呼小叫了:“哇塞,不得了,豪宅啊!还复式啊!太高级了啊!”

 

进屋一看,茄妈也给惊着了,这洞穴酒店跟简陋有毛关系啊,楼下楼下,电灯电话,凉爽通风,还有暖气:

 

 


 

 

这是楼下:

 





 

 

这是楼上的主卧:

 




 

 

再看卫生间,更没话讲了:

 

 

 

许是因为无论冬夏,卡帕洞穴中的夜晚都比较冷,所以这里非但院子里有货真价实的壁炉,房间里有暖气片,浴室里还有电加热的毛巾架。至于那三角按摩浴缸,看似普通,但数了数,居然有24个按摩喷头,绝对是偶这辈子见过的最豪华的浴缸了:

 

 



 

 

院子里的壁炉:

 

 



 

 

这样客房,其实只是利用了原有洞穴的墙壁,其余一切都完全达到了五星级酒店的标准,特色、天然,二者极其融洽地结合在了一起,浑然天成。

 

卡帕的夜来得很晚,已经是傍晚六点了,仍是满满一院子的阳光,元妈已经急着把衣服晾出来了:

 

 



 

 

元元开心地跑到我们房里来,声称:“我来光临寒舍了。”这句不伦不类的怪话后面几天变成了元元来串门的开场白,每天他都要到我们寒舍来光临好多回:)

 

参观完毕,元元汇报:“就属蕃茄家的房子最好!我们家只有一层半,最多算跃层,天天家是平行的两室户,良良家在地下室,只有蕃茄家是真正的复式,而且客厅好大!”

 

蕃茄得意地说:“那是我们家RP高,我们家高大上,懂伐?!”

 

茄妈问参观过所有房间的茄爸是这样吗?茄爸琢磨半天回答一句:“要是论体积算,我们家绝对是最大咯。”晕死!

 

元元拉着蕃茄一起去良爸“托儿所”集合,扔下一句让茄爸茄妈晕过去的话:“我们出门去旅游了,少则三五天,多则半个月才得回。”

 

享受难得的清静,决定出去看看风景。因为知道了洞穴里原来可以改建成如此的别有洞天,于是重新审视周围的环境,才发现这儿附近全都是洞穴酒店,而且规模还不小:

 



 

 

 

露天的餐厅是个看风景的好地方:

 

 



 

 

我们这间酒店的势力范围还真不小:

 

 



 

 

 

 

茄爸开始琢磨:这么好的条件不能浪费了,应该出去买点啤酒,晚上在院子里喝喝小酒,吹吹牛皮。不过这四下里看上去荒凉一片,哪里会有小店呢?

 

娃儿们也上来了,吵着要吃饭:

 

 



 

 

这一餐又很丰富,蕃茄一口气吃了四份这么大的牛肉,以至于撑着了,后面几天都胃口不佳:

 



 

 

 

 

第一天跟团之行,行程内容丰富,时间宽裕,有休闲有享受,住宿条件好,伙食也不差,团长同志开始得意得有眼神知乌知,要求茄妈拍一张老爷们的合影:

 


 

 

茄妈问什么叫“老爷”,团长道:“难道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很象巴依老爷吗?”

 

老爷们回家来了:

 



 

 

啤酒喝喝,风凉乘乘,更加神知乌知了,对着元妈和茄妈说:“老爷们回来了,夫人们也不出来迎接一下?”

 

茄妈给他一个大白眼:“你这单数复数用得有问题,你得说老爷回来了,夫人们也不出来迎接下?这俩老爷俩夫人,有啥花头咯?”

 

元妈更是当头一瓢冷水,指着屋子楼下那两张小床说:“得了,老爷和少爷晚上就睡这儿吧,夫人上楼去睡了。”

 

团长和副团长相对苦笑:“苦命的老爷,出门是个老爷,关起门来,就睡这铺!”

 

太阳落到山背后,燥热的卡帕陷入深深的黑暗与凉爽中,在土耳其的夜,失眠再没有来缠绕过茄妈,哪怕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夜夜换酒店,都没有这个困扰。总结原因,有一大半归功于这里每个酒店的空气都很清新,没有丝毫的烟味。而在国内,哪怕再高级酒店的无烟客房里,总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烟味,让对此过敏的茄妈觉得喉咙发干,难以入睡。

 

这一夜,又睡得好香好香。

 

 

 



 

|
阅读 2088 次| 评论(3) |

评论(3) 还能输入140

评论得积分啦!积分有神马用?

你写错啦

X

kkxkkx 好棒的地方啊哈哈

回复

摇篮监控 分享了这篇日记到摇篮空间

回复

jucy99 好奇特的地方

回复

确认删除该评论吗?

确定 取消

日记信息

分类:游记

发表于:2014-08-10 14:51

发生于:2014-08-10

隐私设置:公开,任何人可浏览

评论:3条(发表新评论)

精华日记

收起↑精彩推荐